向捕食者开战!把自然还给新西兰珍稀野生动物



科学家,政府、学者和企业以及个人都在致力于创建一个全球性的网络系统,分享地球上各种重要的信息,这就是“数字地球”概念。通过“数字地球”,个人、组织,国家,甚至国际的机构都可以无缝地、无偿地、实时地分享环境、科学、空间信息。现在,随着IT技术和地理信息系统地发展,许多组织,无论大小,都在为地球建立起一个有机的“神经系统”。

本文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为保护新西兰岛的生物多样性,企业、个人;新西兰的小型环境保护组织、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等,他们正联合起来,使用空间技术来实现互联互通、协作和共享认知的全球愿景。

陷阱和交互式地图打头炮
新西兰是许多不常见的鸟类和蜥蜴的家园,但是有太多的物种在人类定居或是人类引进其他哺乳动物后逐渐消失,尤其是老鼠、鼬鼠和负鼠这三种捕食者数量的增加,给新西兰本土野生动物带来了灾难。国家的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特别是许多新西兰特有的物种,包括作为国家象征的不会飞的几维鸟。

不会飞的几维鸟——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目前,已经有超过40个物种灭绝。面对不断扩大的生态威胁,新西兰政府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2050年,消灭老鼠、鼬鼠和负鼠这三种捕食者。在这个比大不列颠岛大得多的岛屿上,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需要科学技术的进步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Ethos Environmental公司是战斗在这一计划一线的一家小型环保公司,他们的专家采取了一种新的策略,让人们看到了实现这一目标的巨大希望。他们部署了装有传感器的陷阱,然后配置了地理信息系统(GIS)来显示来自陷阱的实时信号。当陷阱捕捉到某些东西时,陷阱的准确位置就会在地图上高亮显示。

“以前,每人每天最多检查50个陷阱,” Ethos Environmental的经理Scott Sambell表示,“但现在我们只需检查那些捕到东西的陷阱,一个人可以管理上千个陷阱。”

活跃的试验场
政府为雄心勃勃的“捕食者消灭2050计划”提供了总体框架和指导。它鼓励对控制掠食者使用创新的工具和技术,并将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的社区、企业、慈善家、科学家和地方政府联系起来。

在对付捕食者的问题上,Ethos Environmental通过制定各种不同的保护协议,增强了其专业知识。其中他们的工作重点是Great Barrier岛上Glenfern保护区,他们一直试图消灭保护区丛林里填充采空区的老鼠。

Glenfern保护区是由已故的Tony Bouzaid建立,他是一位自然保护主义者和传奇的游艇人。他的愿望是恢复土地的本来面貌并分享保护野生动物的经验。保护区面积240公顷,为各种各样的灭鼠方法提供了试验场地,这是许许多多个人努力的结果。2008年建立起了两公里的掠食者防护墙,随后,清理防护墙内掠食者的工作,以及防止外部动物游入岛内的艰苦的工作开始了。

保护区创建人Tony Bouzaid——图片来自互联网
老鼠会吃鸟蛋,并且繁殖迅速。鼬鼠种群中的白鼬,最早被带到新西兰是为了解决兔子问题,但鼬鼠的到来对鸟类、爬行动物和无脊椎动物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负鼠每天晚上要吃掉大量的本地灌木,灌木的消失大大减少了本地鸟类的栖息地和食物来源。消灭这三种掠食者将会对恢复森林生态产生正面的影响,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份遗产。

Sambell说:“我们一直在设置陷阱和诱饵,试图将森林里的最后一只老鼠,负鼠或白鼬捕捉殆尽。但是慢慢的,我发现这么做的效率实在太低了。”

自然保护主义者们团结起来解决这个全国性的问题,他们通力合作,共享成果。很明显,对单个物种来说,少数陷阱被证明是有效的。Ethos Environmental帮助EcoNode公司开发和测试了一种智能陷阱系统。EcoNode为每一个被证实有用的陷阱制造传感器。

重任在肩
在一个远离大陆的岛屿上生存,新西兰人自豪于他们的动手和创新能力。

EcoNode团队利用无线、电子元器件和3D打印机建立了创客实验室来研究生产和部署传感器,他们利用在线SaaS GIS平台ArcGIS Online将传感器位置部署在地图上。

创建地图和Apps的能力,让Ethos Environmental和EcoNode如虎添翼。

Sambell说:“有一次在和Glenfern信托委员会开会,他们说起保护区导游很少并且价格昂贵,所以最好能有一款保护区自助游的App。当他们还在讨论的时候,我就开始写程序,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就可以给他们看到雏形。”

Ethos Environmental用多种地图来解决Glenfern Sanctuary的掠食者问题
另一种传感器
有一次,Ethos Environmental的工作人员认为他们已经抓住了Glenfern保护区的每一只老鼠; 然而,他们仍然在跟踪隧道的墨卡上看到老鼠的脚印。所以第一次,他们有了一个特殊的传感器,一条经过特殊培训的保护犬——小猎犬Milly。

Milly敏感的鼻子帮助保护区消灭了船鼠(屋顶鼠),她很快又帮助Sanbell发现保护区里还有另外一种鼠类波利尼西亚鼠(缅鼠)。虽然这些小老鼠的影响较小,但他还是决定清除他们。

Sambell说:“当我向人们展示森林里有多少老鼠的时候,把人们都吓跑了。因为我有一只检测老鼠的狗,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还有多少老鼠,以及它们对鸟类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Scott Sambell:
突然之间,我们有了这个敏感的传感器,可以感知我们无法看到的东西。这让我们多少有些挫败感。”

实时地图
事实证明,Glenfern Sanctuary是一个非常有帮助的实验室,以应对“捕食者”问题的复杂性。这里吸引了许多科学家,也为“捕食者消灭计划”和物种保护研究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无论是陷阱中的传感器还是“传感器”Milly都可以对捕捉到的动物提供何时、何地、是什么诸如此类的优质的信息。通过这些数据,科学家们可以进行分析,了解掠食者的更多行为细节,这有助于推进新西兰的“捕食者消灭计划”的实现。

“我们的设计必须是有弹性的,因为这项计划不仅仅应用于Glenfern保护区,也不会仅仅应用在Great Barrier岛,而是将会推广至整个新西兰。” Sambell说,“虽然很多人永远都不会离开丛林,但是当他们看到地图上成百上千万的老鼠在新西兰大陆游荡的时候,他们就会明白发生了什么。”

26.8万千平方公里的新西兰岛上估计有8300万只老鼠,相当于每平方公里有超过300只老鼠。 虽然这幅地图并没有显示所有这些老鼠的实际位置,但它将问题真实性展示给我们

通过GIS,“数字地球”的愿景正在成为现实,这强有力地推动力社会各个层面和机构的广泛参与、合作、分享理念。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1zH1uZSITXvuJSnf1uDniA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